谈医疗器械与互联网医疗

2015-09-17 16:17:05 admin 31

10问企业家·锐珂医疗大中华区总裁刘杰

闫鹏飞

上海经济评论:锐珂是一家有着柯达血统的医疗公司,继承性如何体现?

刘杰:柯达是一个非常知名的品牌,大众消费者比较多。从品牌知名度角度来讲,当年的柯达不亚于今天的苹果,其产品及服务的主要对象,是广大的大众消费者。锐珂则是一家相对专业的医疗技术研发和制造公司。其主要客户集中在医院及医疗机构,并不是大众消费者。锐珂的技术和服务涉及放射科、信息科、牙科等。我们在医疗影像上的部分技术,传承了原柯达的技术,如图像的传输、集成、储存等等。但在新技术的应用上,则更有专业深度。

上海经济评论:大中华区已成立8年,锐珂在中国的投资布局怎么样?

刘杰:8年前,我们在中国的业务不到全球的10%,内部排名第三或第四位。而去年,锐珂在中国的业务已经超过欧美,成为锐珂全球最大的市场,无论是成长性还是市场规模上。锐珂非常重视中国市场,过去的10年中,累计投资超过10亿美元。

上海经济评论:锐珂涉及的高端医疗设备领域,与人们常提的“GPS”相比,公司的经营业务有何不同?

刘杰:与GE、飞利浦、西门子相比,我们更加关注基础医疗,关注本土化,任何好的技术,如果不能被普及的话,它的生命力是有限的,比如柯达的伟大,在于技术让每个人都用得起。

上海经济评论:基层医疗多家跨国企业都做过,锐珂如何坚持下来?

刘杰:原因有三个,第一是本土化做得比较好。我们在中国的所有核心管理者,都是中国人,这样的结构使我们能够更接地气,可以比较深入地了解国情并作出决策。第二,在我们的技术储备中,有大量中低端的普及技术,不少来源于原柯达的民用技术。第三,是我们的坚持和企业的社会责任,做基础医疗,要有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不挣钱的打算。

上海经济评论:越来越多的本土企业介入到中国基层市场,锐珂的竞争策略是什么?

刘杰:中国的基础医疗市场足够大,可以容纳各种业务模式。本土企业有他们的优势,如价格低,商业模式灵活,比较容易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等。我们的竞争策略及优势,主要还是体现在研发的先进性,以及产品质量的控制体系方面。这些都是非常核心的东西。

上海经济评论:锐珂在信息化领域方面是如何考虑的?

刘杰: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和发展,互联网已经深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。互联网+也非常适用于医疗设备领域的发展。医疗设备的发展离不开互联网,互联网的发展同样离不开医疗设备,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高速公路和车的关系一样。如今有不少具体的应用实例在市场上被广泛采用,如远程医疗、互联网区域医疗等。锐珂公司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大量专有技术,是行业内公认的标杆性企业。

上海经济评论:中国的研发中心实力如何?

刘杰:锐珂在中国的研发中心有400人,占全球研发人员40%左右。这是锐珂全球研发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,不少明星产品都来自这个中心。

上海经济评论:如何看待国内对于本土医疗设备的优待,以及相关企业发展的势头?

刘杰:每个国家都有地方保护主义,这不奇怪。政策鼓励本土企业参与市场化竞争是一件好事。医疗行业是一个技术含量高、起步门槛相对较高的行业。这个市场比的是技术,是质量,产品不过硬,不可能借助政策走太远,中国汽车工业就是一个实例。

上海经济评论: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,你之前在GE等公司的履历,对于现在的管理风格有多大影响?

 

刘杰:一个人管理风格的形成,是多种因素的体现。从小的成长环境、教育背景、职业生涯中的各种经历等,都会对你产生影响。在我的职业生涯中,经历过GE、德尔格、柯达这些世界知名企业。替他们工作的过程,也是学习的过程。有大局观,注重执行,不说硬话,不做软事是我比较认可的管理风格。
 
 

上海经济评论:最近在读什么书?

刘杰:《互联网金融框架与实践》,因为我觉得现在产业和金融很难分开,应该多了解这方面的知识。